货币的发行

作者:Gemfield
来源:知乎
timg
世界上最神奇的魔术从不是那些盛大舞台上表演的“分身术”或者“无中生有”之类的哗众取宠,而是东西在你手上,你抱着、掖着、惦着、数着、看着,它被你紧攥在手里,被你紧盯在眼里,它千真万确的触手可及,然而它又悄悄消失了。它是世界上最无耻的魔术,它是世界上最赤裸的抢劫,它是世界上最伪善的残忍,它是世界上最肮脏的阴谋,它是货币发行。
Gemfield关于货币发行的演变要从以下几部故事说开:

第一部:civilnet村

在一个叫做civilnet的古老村子里,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凡朴素的生活。村东头住着一个铁匠,每天锻造敲打着各种工具,从农耕用具到交通用具再到生活用具,种类很全面;村西头住着一个裁缝,每天缝制着各种衣服;村南面住着一个瓜农,而村北住的是一户泥瓦匠,给人盖房子、修房子。村中间还有几户人家,靠种粮为生,暂且称为粮农吧,其中一位粮农叫蒙代尔,种植技术精湛,善于打理家务,口碑甚好。
Civilnet村的民风真的很淳朴,每天人们用粮食交换着铁锹、用衣服交换着瓜果以及粮食,生活平平安安。同时自己心下里会盘算,我该打多少铁?免得没人要我就得饿死了,所以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经营结构,实在不行去给粮农打点短工,换点粮食。每个人都有类似的想法,不过civilnet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巨变,日子也很和睦。
法则1.1:自己生产的东西要么满足自己所需,要么满足他人(市场)所需,否则就得挨饿。
法则1.2:如果生产的东西自己和别人都没有需求,或者自己根本没有生产东西,而自己却没有挨饿,这就表明别人生产了价值却在替你挨饿。

第二部:货币出现

铁匠的儿子今天拖着沉重的锄头,要给家里换一些粮食,累的恐怕得多吃几斤粮食了;裁缝拿着衣服去换粮食,结果半路衣服弄得满是灰尘;粮农们想要去换点水果吃,粮食在半路漏了一地。。。。。。
有一天,老农蒙代尔拿着5张纸条,每张上面都写道“此纸条可从蒙代尔这里换回一斤粮食”,然后去铁匠那里说,我要换一把剪刀,这样先给你一些借条,你随时可以去我那里换回粮食,那5斤粮食我会一直给这些纸条保留着;铁匠想了想,这样也好,儿子以后也不用拖着那么大的锄头去他家换粮食了,只要拿着这些薄薄的纸条就可以了,因为我们家终归还是要吃粮食的;再说蒙代尔这老农口碑不错,不会赖账的;而且说不定我用这些纸条还可以换一写水果,果农说不定也会接受的,果农要是兑现的话岂不是我少拿了2次锄头,那得少出多少汗!所以,铁匠收下了这5张纸条。并且村民们怀着同样的想法,都接收了这种纸条。
有一天,铁匠对儿子说:“那张纸条放哪里了?”。儿子说:“什么纸条?”。铁匠不耐烦的说道:“蒙代尔写的那些可以换粮食的纸条”。这些事情之后,儿子与老父约定,用“A币”来称呼那些纸条,免得以后分不清是“上厕所的纸”还是要“记事用的纸”还是“蒙代尔先生的纸”。
又有一天,蒙代尔要去换10斤水果招待客人,他写完一张纸条又写一张,胳膊都麻了,这还没开始提水果胳膊就麻了,一气之下就每张纸只画了个数字再签个名,1表示1斤粮食;10表示10斤粮食。这样不就方便多了。
而假设蒙代尔所有的存粮只有1000斤,而它纸条上的数字加起来却有2000,这就表明蒙代尔透支信用滥发A币了,那相应的一个A币对应的价值就萎缩到半斤粮食,A币贬值了50%。
法则2.1:以实际财富(粮食)为抵押发行的货币(A币)叫做信用货币,货币的发行者必须具备很高的信用(蒙代尔口碑很好),必须有很透明的机制(以粮食为抵押,有多少斤粮食?),这样的货币(A币)不会贬值,永远对应着相应数量的粮食;
法则2.2:货币一旦滥发,相应的贬值就会到来;
法则2.3:货币(A币)是借条。

第三部:银行鼻祖

若干代人后,civilnet村里的人们使用的货币已经不仅仅是A币了,原因很简单,村里的人口越来越多了,有了理发的、采药的、开酒庄的以及专门从事倒买倒卖的小贩们,靠粮农蒙代尔打的借条已经不够人们使了(其粮食毕竟有限,也就使货币的发行受到的严格的限制),B币、C币……等也开始流通了,其信用也有高有低有变化,人们变化着自己持有的纸条,经济交换越来越频繁了。
采药的人这一阵子想到村外面大山的那一边去采点珍贵的药草,但是又担心自己村里流通的A币和大山那边人们的纸条互不相认,自己吃住都会成为问题;铁匠这一阵子生了一场病,没有力气打些铁器,没能换回A币,粮食没有着落;果农今年的水果大丰收,留下一些自己吃的外,全部从果贩那里换回了A币和B币,但那么多纸条放在家里很不安全;Civilnet村一个叫做雷履泰的先生就开了一个钱庄,起名为“日升昌“钱庄,干的事情主要有三种:
第一、村民可以将自己的A币、B币等存入钱庄(要收保管的费用),
第二、村民可以从日升昌借一些A币出现先使用,以后再归还(要收利息),
第三、汇兑,村民在civilnet寸的日升昌存入1000个A币,可以拿着日升昌的汇票到大山那边换出对应的纸条(先称之为“大山币”)来消费(同样道理,大山村的人在那边存入“大山币”,来到civilnet村后拿着日升昌的汇票可以兑换A币来消费)。
这样一来,采药的人可以使用汇兑业务,代价是支付一些费用;铁匠可以先到日升昌借点A币,以后再还,代价是要付点利息;果农可以将多余的A币存入到日升昌,代价是要交一些保管费。而日升昌钱庄就靠着这些费用生存、雇佣保镖以及运输队、并取得一些盈利,盈利反过来壮大了日升昌的自有资本,汇兑的业务越开越大。
日升昌的经营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假设其某天将存入的A币的一半都贷出去了,而因为其一些问题被曝光导致信用度急剧下降,就会引发存款的人过来挤兑,而日升昌当然是拿不出来这么多钱的,那么其面临的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这些道理制约着日升昌的放贷以及其它一些活动。
法则3.1:银行放贷必然需要收取利息;而银行存款不一定派发利息,存款有息是银行竞争存款客户的结果;
法则3.2:假设只有一家银行垄断所有上面提到的三个业务,则存款利息必然为负,意味着存款客户不仅没有利息,而且还需要缴纳账户保管费;
法则3.3:有限信用的银行容易出现挤兑风波,但其经营活动不容易偏离正常的轨道;无限信用的银行不容易出现挤兑事情,但其内幕操作往往令人吃惊。

第四部:政府之始

Civilnet村宁静的生活还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毁灭,就像恐龙家族到了公元6000万年前一样。Civilnet村的恶霸开始横行,村民们每天生活在恐惧和绝望之中;大山那边的村落盯上了civilnet村富饶的资源,纠集着人马杀了过来,妄图把civilnet村的人们斩尽杀绝,civilnet村的村民整日生活在刀光血影之中,民不聊生。Civilnet村的一个叫做润智的青年,拥有极强的战略眼光和军事指挥能力,领导了一帮村民将大山村的入侵人马赶了回去,将村里的恶霸完全剿灭。润智说,我们civilnet村必须成立一个村委会来领导我们村民,我们村委会的军队可以抵御大山村的再次入侵,我们村委会的警察可以打击村里新出现的恶霸,这样我们的人民会重新生活在和平中。只不过我们要向每位村民征税,这些钱用来养活civilnet村的军队和警察以及我们这些官员。
连年的战火之下,村民所持有的A、B、C币都发生了怎样的怎样的变化?根据法则二:A币是借条。我们知道村民们谁持有A币,谁就可以到蒙代尔这个老农家里兑换相应的粮食。但是战火之下,蒙代尔家不成家,粮食被劫匪洗劫一空,自己也被炮火击中成了残废人,再创造价值的能力已经消失了。换言之,A币现在已经严重贬值。B币和C币同理,村民们的财富基本消失殆尽。
村委会颁布法令,发行新的纸条“人民币”来代替以前的A、B、C币,并完全禁止A、B、C币的流通。在一个人们财富已经化为泡影的村子里,人们开始用自己的一些劳动力换回“人民币”,或者用“可以换回10000斤粮食的A币”来兑换“可以换回1斤粮食的人民币”(村委会对村民财富积累有限的承认)。因为缺少人民币,刚开始的时候粮农用自己的粮食来直接缴税,甚至一些物物交换的事情经常发生。
村委会决定给每人发100个人民币来改善目前经济活动中货币不足的局面(强制发行货币),但这显然又遇到了问题。村民们拿到100人民币后,都知道这100人民币背后没有对应着什么东西,假设村子里现在总共有10000斤粮食,那么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的去兑换,第101个村民及以后的村民手上的人民币势必就成了废纸一张,啥也兑换不了。这是一种恶性循环。村委会不得不再发行一种凭证,叫做“粮票”,也就是你即使有100个人民币,但如果只有10斤粮票的话,也只能买10斤粮食。这种粮票制度是civilnet村在物资极为匮乏的时代的一个烙印。
又经过两代人的努力,社会上的物资已经极大丰富,很多物资即使均分给每个村民都用不了。粮票已经彻底消失,社会上的人民币数量发行的比以前多了很多,但没有人去挤兑购买物资,因为社会上的物资确实已经足够丰富。
村委会也开了银行,以前的日升昌在刚成立村委会时已经被新的“civilnet村民银行”取代,该银行不是村民私人办的,而是村委会办的,按照当初润智的承诺,这是“村民所有银行”,也就是银行归全部村民所有,村委会代行管理。像这样的“村民所有”企业也办了好多家,有专门修路的、有兴办水利的、有负责运输东西的、有负责发电的、有负责卖油的,这些企业的规模也币村民私人企业的规模大多了。
然后人们忽视了一个问题:人民币发行没有抵押品的事实。没有抵押品的发行,意味着制约因素就是主观意愿,我想多印就多印,看结果如何对我产生好处而定。
Gemfield将描述人民币超量发行对经济活动的影响。
第一、村委会多印了10000个人民币,这10000个人民币怎么进入流通环节?答案是给村委会,由村委会消费出去,村委会一旦凭空多了这10000个人民币,后果可能有:官员多发点工资、官员借投资、考察、学习之名将一些人民币变成自己的储蓄或者是不动产,或者用这10000个人民币去给村里修个柏油马路。假设civilnet村之前流通的的货币一共是100,000个人民币,当新印发的10,000个人民币全部进入到流通环节之中(注意有个过程,这很重要),货币会贬值1/11。
第二、假设一个官员之前有100个人民币的存款,此次黑色收入了50个人民币,并且把黑色收入消费了出去(否则也没法进入流通环节),则其总的价值是100*10/11+50(50人民币消费的时候货币还没有贬值),因此其实际财富由100个人民币变为了约140个人民币。而没有黑色收入的人,其实际储蓄只能接受贬值的命运了。但有一点要注意:官员凭空增加的40人民币的财富所引发的消费也注定带来了另一些人财富的增长,假设官员因为这些黑色收入而多去了一趟“天上人间”,天上人间的收入包括利润也相应的得到了增长。问题是,10000个官员多的黑色收入又会引起谁的收入增加?天上人间肯定算一个了,还有谁?是种粮食的吗?是卖水果的吗?是街头卖煎饼果子的吗?是街头的大排档吗?答案是:房地产。
这和修柏油马路是类似的,这些钱经过村委会交通组(领导)——大承包商(官商一体)——中型承包商+局级干部——小型承包商+科技干部——修路工人,在这个链条上,所有的人原来的财富都贬值了,但新增的财富却明显的不同,结论就不言而喻了。
而另外一方面,货币贬值对应的是一包方便面从5人民币到6人民币的过程,方便面企业的老板最终还是得到了对等的财富。那么根据法则一,官员凭空增加的40人民币财富,又是谁在替他挨饿???
第三、试着回答以下问题:
1、方便面从5人民币到6人民币的过程中,工人的工资有相似的变化吗?
2、不动产从10000人民币到20000人民币的过程中,基础粮食的价格有相似的变化吗?
3、当能源、用电、用水、用气、房租等价格齐刷刷的上涨时,你的收入有上涨吗?
当这些超量的人民币完全渗透到流通环节后,就完成了一轮上层对经济参与者减羊毛的过程。所不同的是,天上人间和房地产被减了羊毛,却能长出更多的羊毛;而工薪一族和农民被剪了羊毛,却露出了骨头。
法则4.1:权力不受制约的政府必然要走上超量(如果权力一点都不受制约,则会是滥发)发行货币的道路;
法则4.2:这种发行是强制发行,背后没有抵押品,因此货币的信用度只取决于政府的税收、警察、军队、“正义的口号”;
法则4.3:超量发行货币必然导致货币贬值,也必然导致一部分人财富猛涨,而另外的人(也是更多的一部分人)的财富的缩水,因此超量发行货币必然导致奢侈品消费猛增;
法则4.4:经济关系中与政府密切的财团或个人往往成了受益者,包括但不限于“国家官员”、国有企业、官僚资本企业;
法则4.5:滥发货币是对人力资源的污蔑,因此滥发货币的当局也会同时高举着“集体主义”的旗帜来掩饰。

第五部:汇率之争

Civilnet村和大山村在战争后的几十年内逐渐有了贸易往来,于是有了汇率的概念,civilnet村的1人民币可以兑换多少“大山币”讲的就是这个。按理说这个汇率应该是市场的,因为市场的精准性没有其它东西可以替代。大山村的甲乙丙丁和civilnet村的甲乙丙丁们之间互相买卖着人民币和大山币,就会产生每日这两者之间波动的汇率。假设civilnet村的一个SYSZUX PAD卖1000人民币,而大山村的SYSZUX PAD卖100大山币,在上面货币买卖的交易之下,甲乙丙丁之间逐渐的就会用1大山币换来10个人民币。然后就形成了我们所谓的1:10的波动汇率。
对于战后重生的civilnet村来说,自己的贫穷落后只能靠打开对外开放的大门。对外贸易简直就是civilnet村的生命支柱。然而一个波动的汇率对于贸易商来说不啻是一个打击。注意,因为大山村的强大,村与村之间的贸易都使用的是大山币来定价。Civilnet村的村委会决定绑定人民币和大山币的汇率。随着civilnet村生产力素质的飞速发展,像其它数码、IT产品一样,SYSZUX PAD的价格如今直线下降,只需要500人民币左右就可以买到。但是汇率依旧被civilnet村的村委会绑定为1:10 。civilnet村的SYSZUX PAD出口1个只需要500人民币,相当于50个大山币,而大山村的SYSZUX PAD还需要100大山币,换言之,civilnet村生产的产品就更具竞争力了。长期下去,大山村的制造业就要空心化,大山村的村民的工作机会也会随着产业机会的消减而消减。大山村村委会不乐意了,开始指责civilnet村的村委会。
Civilnet村的汇率是其村委会人为绑定的吗?换言之civilnet村的汇率不是市场化的吗?我们可以这样说,但也可以说不是。
Civilnet村村委会选择了后者,村委会说,人民币和大山币的汇率是受市场调节的。倍受大山村村委会指责的人民币汇率确实是在“市场机制”上形成的。这个市场叫civilnet村外汇交易中心,总部在第7大道19号。要说汇率问题都是别的村子指责civilnet村,而非反过来,原因就在于同样是外汇交易中心,civilnet村的外汇交易中心只有这一个地点,没有连锁店,而且实行的是会员制,而且会员都是一些大牌银行,而且还有一个特殊的会员——civilnet村人民银行(civilnet央行)。所以这个“市场”也被称作civilnet村的银行间外汇市场。Civilnet央行的自有资本只是成立之初的一点财政拨款,但是却在这个civilnet村外汇交易中心里坐着盟主的位置,实力来源就是其独一无二的印钞功能。
当大山币来到civilnet村外汇交易中心交易的时候,按理说在市场的调节下,1:10的汇率要逐渐变为1:9或者1:8(上文提到的),但是civilnet央行就出价10人民币买一大山币,civilnet央行出价高自然是其买到了大山币,完成了一次外汇交易。问题是civilnet央行出价的这10人民币是印钞机印出来的,其它会员能竞争过它???这10元人民币毫无成本可言!!!于是每一次这样的交易都被civilnet央行以这样的形式完成,于是汇率就牢牢绑定在了1:10的位置上。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上面的过程:civilnet的村民把SYSZUX PAD卖到了大山村,换回了100个大山币。按照civilnet村的“强制结汇”制度,村民不能保有这100个大山币,必须卖掉它,接盘者自然是civilnet央行,该央行印了1000个人民币给村民,然后100个大山币到了央行的账户里。然后,civilnet村日益庞大的外汇储备形成了;然后,你发现了什么?
本来civilnet央行应该这样做:当村民们再次需要大山币的话,村民就拿着这1000人民币买回100大山币,然后央行换回这1000个人民币,这1000个人民币本就是不该发行的,所以应该烧掉或者埋藏到深海里。然而,civilnet央行拿着这些用引的钱换回的钱(那还是印的钱)投资了(白送给)各大银行、矿藏、基金、大山村的债券以及其它不知道的地方。Civilnet村委会以这样的方式疯狂倾斜着货币,货币贬值曲线的斜率日益陡峭,10年10倍不再是传说……
法则5.1:civilnet村的外汇储备是通过使货币持有者财富缩水的方式聚拢起来的,本质上对全部村民的负债。
法则5.2:这种外汇投资的盈亏不受任何法律、法规、公民的制约,因此内幕总让人瞠目结舌。
法则5.3:civilnet村的这种外汇政策是用本村村民的矿产资源、劳动力、环境恶化来补贴大山村。
法则5.4:大山村村民的高福利当然导致大山村委会的财政赤字以及债台高筑,但civilnet村对其村债的投资使其高福利政策得以延续。也就是civilnet村民的劳动力换来了大山村的高福利。
法则5.5:civilnet村的外汇储备是对全民的征税,只服务垄断利益集团。(故事完)
也许你的经历和civilnet村的村民们相似,也许你正经历着同样的愤懑和不快,也许正因为如此,gemfield设计出了一个概念:一小时的社会生存成本,简称1G币。简言之,1G币对应的财富就相当于在当前社会上“有尊严的”生存1小时所需要消耗的财富。这种统计和CPI极为相似(世界上有两种CPI,一种是CPI,一种是中国CPI,注意我这里指的是前一种CPI)。
下面就详细阐述了1G币的构成要素,主要项目如下:食物类、居住类、衣物类、交通类、医疗类、娱乐通信类。这些构成项目符合了衣食住行的传统,在统计上以可操作性和方便性为考虑。因为1G币(1小时社会生存成本)在统计上不方便,我们将统计范围延伸至一天(或者一月),然后平均到每小时。详细情况如下:
1G币 = 1GB = 1GB(食物类)+1GB(居住类)+1GB(衣物类)+1GB(交通类)+1GB(医疗类)+1GB(娱乐通信类)= 27.6428RMB/24 + 65.2575RMB/24 +4.3397RMB/24 + 55.3424RMB/24 + 9.7989RMB/24 + 20.3349RMB/24 = 7.6132RMB
这些数据的详细构成及来源来自GB官方网站:civilnet.cn/gb
总的来说,这些数据的得出并不必然表明一个具体的生存成本,也并不表明一小时生存成本究竟怎样在小数点后面4位波动着。G币的意义在于让人们知道,人民币表征的财富的翻番是表象,只有GB表征的财富的翻番才是一种真实,G币的意义更在于让人们知道,对于智力的投资永远是最有价值的投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以“谦卑”和“积极”并存的心态来生存下去,并成为具备基础科学能力+专业技术能力的优秀国民。专业技术用来提供优质的服务,获取财富回报;而基础科学则让你有能力在消费中更加细腻的感知这个文明——不论是政治文明还是科技文明。
文明的社会正在各种力量博弈中进化着,如果博弈失衡,大屠杀将不可避免。而现在,有的人在粉饰数据,G币则还原真实;有的人在莺歌燕舞,G币则曝光残酷。G币带着使命感的出现,正是想带给人们一种普世价值观:对自由和幸福的追求。你好,G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