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亚马逊产品排名,知道这八点就够了!

亚马逊上,产品排位应该是在整个FBA建设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了。每当有产品排位出现波动的时候,都有数之不尽的资金在背后发挥作用。这也是为什么亚马逊卖家提到产品排位,就会有既爱又恨,难舍难分的心情了。

为了让新卖家也能全面的了解产品排位相关的内容,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亚马逊销售排名是指什么。

“亚马逊销售排名,是指亚马逊的算法在特定类目中对商品的热销度抓取的一个数据。对于一个类目中的每一个产品,都有其唯一对应的排位。销售排位的数字从1开始,到百万不等。数字越大,意味着该商品的销量越低,反之,数字越小意味着销售状况越好。我们可以把销售排名理解为上一次销售到这一次销售之间的时间间隔。时间间隔越短,说明销售状况就越好。”

我们在产品页面中就能直接的找到该商品的销售排位:

在亚马逊的卖家社区中,一直以来都有许多关于亚马逊销售排位影响因素的讨论。然而想要了解亚马逊究竟是通过哪些因素来决定销售排名或是最佳产品排名(BSR:Best Seller Rank)是一项无比艰巨的任务,在没有办法简单验证每一个猜想的情况下,尽管我们的确能找到一些正确的思路,但剩余的不确定性依然足够劝退很多新人了。而这,则是我们只专注八个最直接的因素的原因了。让我们跳过太过技术性的讨论,着眼于最主要的,帮助我们在BSR上破冰的信号。

1. 想要排名高,销量不能少

这一点实在是再浅显不过了。就像我们在前文中看到的内容那样,销量和排名,是直接挂钩相关的。就算卖家选择的产品在类目中独一无二,仍然需要时日来获取持续的销量以提高自己产品的排位情况。而这对于卖家们的启示则在于,上架产品之前,就得思考好如何来推动自己产品的销量提升。低价入场?折扣促销?或是派发优惠券?

2. 加快成交速度

从产品上架开始,卖家们就得开始为了成交速度殚精竭虑了。让关键词变的更精准,通过其他平台推广自己的产品等等。成交速度越快,意味着两次成交间的间隔越短,那么再回头看一眼,销售排位的本质,也就是两次成交之间的间隔而已。

3. 自卖自夸可不行

我们可以把畅销产品排名看做是一个家庭作业簿。这个排名可以反映我们过去的销售情况和客户对于我们销售产品的满意度。亚马逊就像是老师,在卖家们的作业簿上打分,或者说,写上排名。因此,力求每天都能获得持续的销量,这对于排名的提高是最好的方法。(表格为keepa.com插件生成)

4. 选好起步的类目

不同类目的竞争压力是不同的。假如我们的目标是BSR200,但是同类目中,我们的竞争对手有10,000个,那我们的初始目标可能就有点超过了。想要在排位中击败更高位的竞争对手是很难的事情。享有更高排位的同时,他们会有更多的流量,更高的曝光,更大的概率销售多过我们的销售。因此在决定产品后,别忘了查看一下平均BSR的销量以及最高位卖家的销售情况。这样可以让我们避开一些对于新手来说太过不友好的红海市场。

5. 近期销量的变化对于BSR的提高来的更重要

如果短期内,卖家的销量变多,那么我们可能会发现我们的BSR也跟着激增。但如果我们不能保持住这样的销量,BSR随后也会趋于下降,而这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关键词相关度。所以总的来说,我们并不鼓励短期刺激销售来提高BSR,除非已经有了后续的操作思路能降低这样做的负面影响。

6. BSR有强烈的季节性

不同产品的BSR情况可能和季节有着极强的关系。比如说,三月左右,我们在亚马逊上看到充气火烈鸟(inflatable flamingo)的BSR和其他情况都不错,然后自然会有想要分一杯羹的想法。但是在这么做之前,不妨多做一段时间的追踪。如果进行了持续的调查,就不难发现,在其他月份,这个产品的销量简直惨淡,当前的变化只是个美味的诱饵。要记得,要取得好的BSR,我们需要的是持续的销量。

7. 订单量>销售量

这一条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让我们这样来看,卖家一天卖出了30个产品。那么最好的情况,是通过30个订单卖出30个产品。如果只有一个订单,那这个订单在影响BSR上的权重和卖出一个一个产品是相同的。当然总销量高也是很好的,这意味着我们的产品在带来利润。只不过这样的利润对于BSR的提升,效果不明显。

8. 销量下降别着急

不是每天都那么风和日丽。我们得承认这一点。当然,亚马逊也是承认这一点的。所以当在某一天,销量突然下降了一半甚至更多,这并不会导致我们BSR因为这一天的销售变化就极大的下降。销量的下降对于BSR的影响并不及突然提示带来的影响大。但这意味着,该进行调整了。一旦销量不佳的时间达到一周,那么BSR就会有比较显著的变化,同时关键词排名也会受到影响。

影像形态学基础(3):种子填充(Seed Filling)

种子填充是一种图像处理操作,其中图像的某个区域中的像素被分配一个标签。这是经常被描述为具有像素改变“颜色”。我们将填充的二进制图像,颜色的变化是从黑色到白色或反之亦然。

种子是一个像素或一个像素集合,其中的变化被选中开始。在限制生长的掩膜(MASK)的约束下,种子得以生长。在掩膜内,种子完成生长并结束填充过程。

此过程有多个名称。图形领域使用的“种子填充”和“泛洪填充”,而图像形态学界称之为二值重建(灰度重建),主要应用于图像分割。

有多种实现种子填充的方法,下面将对这些方法进行更详细的描述。在我们考虑的所有情况下,种子填充是由一个受掩模图像约束的不断增长的过程来完成的。最简单的概念方法是一个迭代过程,从翻转单个种子像素开始,然后根据掩码约束翻转每个像素(或4个或8个)。这可以通过过程调用或堆栈递归地完成。因为可能有大量的像素可以改变,所以我更喜欢使用动态堆栈而不是递归过程调用,它们可以生成任意深度的调用堆栈。当每个像素从堆栈中弹出时,它被检查,它的颜色被翻转,并将其合格的邻居放在堆栈上以供将来工作。

有一个效率较低但概念上很简单的方法是多次膨胀迭代,并与一个剪切掩模做“与”操作。这将以每迭代一个像素的速率生长边界,因此对于大图像,可能需要数百或数千次迭代将种子生长到掩码中。然而,我们提供了一个函数来做到这一点,无论是4或8填充。如果掩膜相对较小,它就工作得很好,它从简单性上具有教学价值,它提供了一个基线实现,可以检查其他更复杂、更高效的填充操作是否正确。

有两种方法可以可视化掩膜的操作。“填充掩模”:种子填充在掩码之下,直至填充区域(或组件)的边界;另一种是”阻挡掩模”,在该掩模中允许种子生长直到它触及阻挡掩模的元素为止。很容易看到,这两种掩膜只是彼此翻转而已。在洪水填充的描述中使用阻塞掩码是很常见的,在这里你有一个包含生长的种子和阻止生长的像素的单个图像。

矩形点阵上有两种不同的生长过程。这些被称为4连和8连种子填充,并填充到掩膜的4连和8连区域。4连填充通常(但不总是)比8填充的计算量大,因为需要检查的像素更少。

影像形态学基础(2):二值影像(Binary Images)

Binary images are images whose pixels have only two possible intensity values. They are normally displayed as black and white. Numerically, the two values are often 0 for black, and either 1 or 255 for white.

Binary images are often produced by thresholding a grayscale or color image, in order to separate an object in the image from the background. The color of the object (usually white) is referred to as the foreground color. The rest (usually black) is referred to as the background color. However, depending on the image which is to be thresholded, this polarity might be inverted, in which case the object is displayed with 0 and the background is with a non-zero value.

Some morphological operators assume a certain polarity of the binary input image so that if we process an image with inverse polarity the operator will have the opposite effect. For example, if we apply a closing operator to a black text on white background, the text will be opened.

影像形态学基础(1):结构元素(Sel)

Structuring Elements

The field of mathematical morphology provides a number of important image processing operations, including erosion, dilation, opening and closing. All these morphological operators take two pieces of data as input. One is the input image, which may be either binary or grayscale for most of the operators. The other is the structuring element. It is this that determines the precise details of the effect of the operator on the image.

The structuring element is sometimes called the kernel, but we reserve that term for the similar objects used in convolutions.

The structuring element consists of a pattern specified as the coordinates of a number of discrete points relative to some origin. Normally cartesian coordinates are used and so a convenient way of representing the element is as a small image on a rectangular grid. Figure 1 shows a number of different structuring elements of various sizes. In each case the origin is marked by a ring around that point. The origin does not have to be in the center of the structuring element, but often it is. As suggested by the figure, structuring elements that fit into a 3×3 grid with its origin at the center are the most commonly seen type.

Figure 1 Some example structuring elements.

 

Note that each point in the structuring element may have a value. In the simplest structuring elements used with binary images for operations such as erosion, the elements only have one value, conveniently represented as a one. More complicated elements, such as those used with thinning or grayscale morphological operations, may have other pixel values.

An important point to note is that although a rectangular grid is used to represent the structuring element, not every point in that grid is part of the structuring element in general. Hence the elements shown in Figure 1 contain some blanks. In many texts, these blanks are represented as zeros, but this can be confusing and so we avoid it here.

When a morphological operation is carried out, the origin of the structuring element is typically translated to each pixel position in the image in turn, and then the points within the translated structuring element are compared with the underlying image pixel values. The details of this comparison, and the effect of the outcome depend on which morphological operator is being used.

---

利用Postfix和Dovecot搭建IMAP邮件系统遇到的问题(1)

(1)错误记录报错:SMTPD:fatal: no SASL authentication mechanisms

这个问题是安装过程中,出现的第一个比较难处理的问题,解决方案找了很久,注意几个配置文件和配置位置。

  • postfix的配置文件main.cf,注意修改完毕后,用postconf -n确认一下配置是否生效;
  • dovecot的配置文件很多,定位在10-master.conf文件。

仔细核对之后,这个问题解决。

 

(2) 邮件客户端报错,无法完成认证,不支持认证方式

邮件客户端,如雷鸟,可以设置加密方式传递密码,但常用的CRAM-MD5格式,不被postfixadmin提供的MD5-CRYPT支持。因此只能选择不加密的方式传递明文密码,默认情况下服务器是不支持的,因此需要在服务器设置中,取消对这个默认限制;

货币的发行

作者:Gemfield
来源:知乎
timg
世界上最神奇的魔术从不是那些盛大舞台上表演的“分身术”或者“无中生有”之类的哗众取宠,而是东西在你手上,你抱着、掖着、惦着、数着、看着,它被你紧攥在手里,被你紧盯在眼里,它千真万确的触手可及,然而它又悄悄消失了。它是世界上最无耻的魔术,它是世界上最赤裸的抢劫,它是世界上最伪善的残忍,它是世界上最肮脏的阴谋,它是货币发行。
Gemfield关于货币发行的演变要从以下几部故事说开:

第一部:civilnet村

在一个叫做civilnet的古老村子里,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凡朴素的生活。村东头住着一个铁匠,每天锻造敲打着各种工具,从农耕用具到交通用具再到生活用具,种类很全面;村西头住着一个裁缝,每天缝制着各种衣服;村南面住着一个瓜农,而村北住的是一户泥瓦匠,给人盖房子、修房子。村中间还有几户人家,靠种粮为生,暂且称为粮农吧,其中一位粮农叫蒙代尔,种植技术精湛,善于打理家务,口碑甚好。
Civilnet村的民风真的很淳朴,每天人们用粮食交换着铁锹、用衣服交换着瓜果以及粮食,生活平平安安。同时自己心下里会盘算,我该打多少铁?免得没人要我就得饿死了,所以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经营结构,实在不行去给粮农打点短工,换点粮食。每个人都有类似的想法,不过civilnet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巨变,日子也很和睦。
法则1.1:自己生产的东西要么满足自己所需,要么满足他人(市场)所需,否则就得挨饿。
法则1.2:如果生产的东西自己和别人都没有需求,或者自己根本没有生产东西,而自己却没有挨饿,这就表明别人生产了价值却在替你挨饿。

第二部:货币出现

铁匠的儿子今天拖着沉重的锄头,要给家里换一些粮食,累的恐怕得多吃几斤粮食了;裁缝拿着衣服去换粮食,结果半路衣服弄得满是灰尘;粮农们想要去换点水果吃,粮食在半路漏了一地。。。。。。
有一天,老农蒙代尔拿着5张纸条,每张上面都写道“此纸条可从蒙代尔这里换回一斤粮食”,然后去铁匠那里说,我要换一把剪刀,这样先给你一些借条,你随时可以去我那里换回粮食,那5斤粮食我会一直给这些纸条保留着;铁匠想了想,这样也好,儿子以后也不用拖着那么大的锄头去他家换粮食了,只要拿着这些薄薄的纸条就可以了,因为我们家终归还是要吃粮食的;再说蒙代尔这老农口碑不错,不会赖账的;而且说不定我用这些纸条还可以换一写水果,果农说不定也会接受的,果农要是兑现的话岂不是我少拿了2次锄头,那得少出多少汗!所以,铁匠收下了这5张纸条。并且村民们怀着同样的想法,都接收了这种纸条。
有一天,铁匠对儿子说:“那张纸条放哪里了?”。儿子说:“什么纸条?”。铁匠不耐烦的说道:“蒙代尔写的那些可以换粮食的纸条”。这些事情之后,儿子与老父约定,用“A币”来称呼那些纸条,免得以后分不清是“上厕所的纸”还是要“记事用的纸”还是“蒙代尔先生的纸”。
又有一天,蒙代尔要去换10斤水果招待客人,他写完一张纸条又写一张,胳膊都麻了,这还没开始提水果胳膊就麻了,一气之下就每张纸只画了个数字再签个名,1表示1斤粮食;10表示10斤粮食。这样不就方便多了。
而假设蒙代尔所有的存粮只有1000斤,而它纸条上的数字加起来却有2000,这就表明蒙代尔透支信用滥发A币了,那相应的一个A币对应的价值就萎缩到半斤粮食,A币贬值了50%。
法则2.1:以实际财富(粮食)为抵押发行的货币(A币)叫做信用货币,货币的发行者必须具备很高的信用(蒙代尔口碑很好),必须有很透明的机制(以粮食为抵押,有多少斤粮食?),这样的货币(A币)不会贬值,永远对应着相应数量的粮食;
法则2.2:货币一旦滥发,相应的贬值就会到来;
法则2.3:货币(A币)是借条。

第三部:银行鼻祖

若干代人后,civilnet村里的人们使用的货币已经不仅仅是A币了,原因很简单,村里的人口越来越多了,有了理发的、采药的、开酒庄的以及专门从事倒买倒卖的小贩们,靠粮农蒙代尔打的借条已经不够人们使了(其粮食毕竟有限,也就使货币的发行受到的严格的限制),B币、C币……等也开始流通了,其信用也有高有低有变化,人们变化着自己持有的纸条,经济交换越来越频繁了。
采药的人这一阵子想到村外面大山的那一边去采点珍贵的药草,但是又担心自己村里流通的A币和大山那边人们的纸条互不相认,自己吃住都会成为问题;铁匠这一阵子生了一场病,没有力气打些铁器,没能换回A币,粮食没有着落;果农今年的水果大丰收,留下一些自己吃的外,全部从果贩那里换回了A币和B币,但那么多纸条放在家里很不安全;Civilnet村一个叫做雷履泰的先生就开了一个钱庄,起名为“日升昌“钱庄,干的事情主要有三种:
第一、村民可以将自己的A币、B币等存入钱庄(要收保管的费用),
第二、村民可以从日升昌借一些A币出现先使用,以后再归还(要收利息),
第三、汇兑,村民在civilnet寸的日升昌存入1000个A币,可以拿着日升昌的汇票到大山那边换出对应的纸条(先称之为“大山币”)来消费(同样道理,大山村的人在那边存入“大山币”,来到civilnet村后拿着日升昌的汇票可以兑换A币来消费)。
这样一来,采药的人可以使用汇兑业务,代价是支付一些费用;铁匠可以先到日升昌借点A币,以后再还,代价是要付点利息;果农可以将多余的A币存入到日升昌,代价是要交一些保管费。而日升昌钱庄就靠着这些费用生存、雇佣保镖以及运输队、并取得一些盈利,盈利反过来壮大了日升昌的自有资本,汇兑的业务越开越大。
日升昌的经营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假设其某天将存入的A币的一半都贷出去了,而因为其一些问题被曝光导致信用度急剧下降,就会引发存款的人过来挤兑,而日升昌当然是拿不出来这么多钱的,那么其面临的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这些道理制约着日升昌的放贷以及其它一些活动。
法则3.1:银行放贷必然需要收取利息;而银行存款不一定派发利息,存款有息是银行竞争存款客户的结果;
法则3.2:假设只有一家银行垄断所有上面提到的三个业务,则存款利息必然为负,意味着存款客户不仅没有利息,而且还需要缴纳账户保管费;
法则3.3:有限信用的银行容易出现挤兑风波,但其经营活动不容易偏离正常的轨道;无限信用的银行不容易出现挤兑事情,但其内幕操作往往令人吃惊。

第四部:政府之始

Civilnet村宁静的生活还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毁灭,就像恐龙家族到了公元6000万年前一样。Civilnet村的恶霸开始横行,村民们每天生活在恐惧和绝望之中;大山那边的村落盯上了civilnet村富饶的资源,纠集着人马杀了过来,妄图把civilnet村的人们斩尽杀绝,civilnet村的村民整日生活在刀光血影之中,民不聊生。Civilnet村的一个叫做润智的青年,拥有极强的战略眼光和军事指挥能力,领导了一帮村民将大山村的入侵人马赶了回去,将村里的恶霸完全剿灭。润智说,我们civilnet村必须成立一个村委会来领导我们村民,我们村委会的军队可以抵御大山村的再次入侵,我们村委会的警察可以打击村里新出现的恶霸,这样我们的人民会重新生活在和平中。只不过我们要向每位村民征税,这些钱用来养活civilnet村的军队和警察以及我们这些官员。
连年的战火之下,村民所持有的A、B、C币都发生了怎样的怎样的变化?根据法则二:A币是借条。我们知道村民们谁持有A币,谁就可以到蒙代尔这个老农家里兑换相应的粮食。但是战火之下,蒙代尔家不成家,粮食被劫匪洗劫一空,自己也被炮火击中成了残废人,再创造价值的能力已经消失了。换言之,A币现在已经严重贬值。B币和C币同理,村民们的财富基本消失殆尽。
村委会颁布法令,发行新的纸条“人民币”来代替以前的A、B、C币,并完全禁止A、B、C币的流通。在一个人们财富已经化为泡影的村子里,人们开始用自己的一些劳动力换回“人民币”,或者用“可以换回10000斤粮食的A币”来兑换“可以换回1斤粮食的人民币”(村委会对村民财富积累有限的承认)。因为缺少人民币,刚开始的时候粮农用自己的粮食来直接缴税,甚至一些物物交换的事情经常发生。
村委会决定给每人发100个人民币来改善目前经济活动中货币不足的局面(强制发行货币),但这显然又遇到了问题。村民们拿到100人民币后,都知道这100人民币背后没有对应着什么东西,假设村子里现在总共有10000斤粮食,那么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的去兑换,第101个村民及以后的村民手上的人民币势必就成了废纸一张,啥也兑换不了。这是一种恶性循环。村委会不得不再发行一种凭证,叫做“粮票”,也就是你即使有100个人民币,但如果只有10斤粮票的话,也只能买10斤粮食。这种粮票制度是civilnet村在物资极为匮乏的时代的一个烙印。
又经过两代人的努力,社会上的物资已经极大丰富,很多物资即使均分给每个村民都用不了。粮票已经彻底消失,社会上的人民币数量发行的比以前多了很多,但没有人去挤兑购买物资,因为社会上的物资确实已经足够丰富。
村委会也开了银行,以前的日升昌在刚成立村委会时已经被新的“civilnet村民银行”取代,该银行不是村民私人办的,而是村委会办的,按照当初润智的承诺,这是“村民所有银行”,也就是银行归全部村民所有,村委会代行管理。像这样的“村民所有”企业也办了好多家,有专门修路的、有兴办水利的、有负责运输东西的、有负责发电的、有负责卖油的,这些企业的规模也币村民私人企业的规模大多了。
然后人们忽视了一个问题:人民币发行没有抵押品的事实。没有抵押品的发行,意味着制约因素就是主观意愿,我想多印就多印,看结果如何对我产生好处而定。
Gemfield将描述人民币超量发行对经济活动的影响。
第一、村委会多印了10000个人民币,这10000个人民币怎么进入流通环节?答案是给村委会,由村委会消费出去,村委会一旦凭空多了这10000个人民币,后果可能有:官员多发点工资、官员借投资、考察、学习之名将一些人民币变成自己的储蓄或者是不动产,或者用这10000个人民币去给村里修个柏油马路。假设civilnet村之前流通的的货币一共是100,000个人民币,当新印发的10,000个人民币全部进入到流通环节之中(注意有个过程,这很重要),货币会贬值1/11。
第二、假设一个官员之前有100个人民币的存款,此次黑色收入了50个人民币,并且把黑色收入消费了出去(否则也没法进入流通环节),则其总的价值是100*10/11+50(50人民币消费的时候货币还没有贬值),因此其实际财富由100个人民币变为了约140个人民币。而没有黑色收入的人,其实际储蓄只能接受贬值的命运了。但有一点要注意:官员凭空增加的40人民币的财富所引发的消费也注定带来了另一些人财富的增长,假设官员因为这些黑色收入而多去了一趟“天上人间”,天上人间的收入包括利润也相应的得到了增长。问题是,10000个官员多的黑色收入又会引起谁的收入增加?天上人间肯定算一个了,还有谁?是种粮食的吗?是卖水果的吗?是街头卖煎饼果子的吗?是街头的大排档吗?答案是:房地产。
这和修柏油马路是类似的,这些钱经过村委会交通组(领导)——大承包商(官商一体)——中型承包商+局级干部——小型承包商+科技干部——修路工人,在这个链条上,所有的人原来的财富都贬值了,但新增的财富却明显的不同,结论就不言而喻了。
而另外一方面,货币贬值对应的是一包方便面从5人民币到6人民币的过程,方便面企业的老板最终还是得到了对等的财富。那么根据法则一,官员凭空增加的40人民币财富,又是谁在替他挨饿???
第三、试着回答以下问题:
1、方便面从5人民币到6人民币的过程中,工人的工资有相似的变化吗?
2、不动产从10000人民币到20000人民币的过程中,基础粮食的价格有相似的变化吗?
3、当能源、用电、用水、用气、房租等价格齐刷刷的上涨时,你的收入有上涨吗?
当这些超量的人民币完全渗透到流通环节后,就完成了一轮上层对经济参与者减羊毛的过程。所不同的是,天上人间和房地产被减了羊毛,却能长出更多的羊毛;而工薪一族和农民被剪了羊毛,却露出了骨头。
法则4.1:权力不受制约的政府必然要走上超量(如果权力一点都不受制约,则会是滥发)发行货币的道路;
法则4.2:这种发行是强制发行,背后没有抵押品,因此货币的信用度只取决于政府的税收、警察、军队、“正义的口号”;
法则4.3:超量发行货币必然导致货币贬值,也必然导致一部分人财富猛涨,而另外的人(也是更多的一部分人)的财富的缩水,因此超量发行货币必然导致奢侈品消费猛增;
法则4.4:经济关系中与政府密切的财团或个人往往成了受益者,包括但不限于“国家官员”、国有企业、官僚资本企业;
法则4.5:滥发货币是对人力资源的污蔑,因此滥发货币的当局也会同时高举着“集体主义”的旗帜来掩饰。

第五部:汇率之争

Civilnet村和大山村在战争后的几十年内逐渐有了贸易往来,于是有了汇率的概念,civilnet村的1人民币可以兑换多少“大山币”讲的就是这个。按理说这个汇率应该是市场的,因为市场的精准性没有其它东西可以替代。大山村的甲乙丙丁和civilnet村的甲乙丙丁们之间互相买卖着人民币和大山币,就会产生每日这两者之间波动的汇率。假设civilnet村的一个SYSZUX PAD卖1000人民币,而大山村的SYSZUX PAD卖100大山币,在上面货币买卖的交易之下,甲乙丙丁之间逐渐的就会用1大山币换来10个人民币。然后就形成了我们所谓的1:10的波动汇率。
对于战后重生的civilnet村来说,自己的贫穷落后只能靠打开对外开放的大门。对外贸易简直就是civilnet村的生命支柱。然而一个波动的汇率对于贸易商来说不啻是一个打击。注意,因为大山村的强大,村与村之间的贸易都使用的是大山币来定价。Civilnet村的村委会决定绑定人民币和大山币的汇率。随着civilnet村生产力素质的飞速发展,像其它数码、IT产品一样,SYSZUX PAD的价格如今直线下降,只需要500人民币左右就可以买到。但是汇率依旧被civilnet村的村委会绑定为1:10 。civilnet村的SYSZUX PAD出口1个只需要500人民币,相当于50个大山币,而大山村的SYSZUX PAD还需要100大山币,换言之,civilnet村生产的产品就更具竞争力了。长期下去,大山村的制造业就要空心化,大山村的村民的工作机会也会随着产业机会的消减而消减。大山村村委会不乐意了,开始指责civilnet村的村委会。
Civilnet村的汇率是其村委会人为绑定的吗?换言之civilnet村的汇率不是市场化的吗?我们可以这样说,但也可以说不是。
Civilnet村村委会选择了后者,村委会说,人民币和大山币的汇率是受市场调节的。倍受大山村村委会指责的人民币汇率确实是在“市场机制”上形成的。这个市场叫civilnet村外汇交易中心,总部在第7大道19号。要说汇率问题都是别的村子指责civilnet村,而非反过来,原因就在于同样是外汇交易中心,civilnet村的外汇交易中心只有这一个地点,没有连锁店,而且实行的是会员制,而且会员都是一些大牌银行,而且还有一个特殊的会员——civilnet村人民银行(civilnet央行)。所以这个“市场”也被称作civilnet村的银行间外汇市场。Civilnet央行的自有资本只是成立之初的一点财政拨款,但是却在这个civilnet村外汇交易中心里坐着盟主的位置,实力来源就是其独一无二的印钞功能。
当大山币来到civilnet村外汇交易中心交易的时候,按理说在市场的调节下,1:10的汇率要逐渐变为1:9或者1:8(上文提到的),但是civilnet央行就出价10人民币买一大山币,civilnet央行出价高自然是其买到了大山币,完成了一次外汇交易。问题是civilnet央行出价的这10人民币是印钞机印出来的,其它会员能竞争过它???这10元人民币毫无成本可言!!!于是每一次这样的交易都被civilnet央行以这样的形式完成,于是汇率就牢牢绑定在了1:10的位置上。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上面的过程:civilnet的村民把SYSZUX PAD卖到了大山村,换回了100个大山币。按照civilnet村的“强制结汇”制度,村民不能保有这100个大山币,必须卖掉它,接盘者自然是civilnet央行,该央行印了1000个人民币给村民,然后100个大山币到了央行的账户里。然后,civilnet村日益庞大的外汇储备形成了;然后,你发现了什么?
本来civilnet央行应该这样做:当村民们再次需要大山币的话,村民就拿着这1000人民币买回100大山币,然后央行换回这1000个人民币,这1000个人民币本就是不该发行的,所以应该烧掉或者埋藏到深海里。然而,civilnet央行拿着这些用引的钱换回的钱(那还是印的钱)投资了(白送给)各大银行、矿藏、基金、大山村的债券以及其它不知道的地方。Civilnet村委会以这样的方式疯狂倾斜着货币,货币贬值曲线的斜率日益陡峭,10年10倍不再是传说……
法则5.1:civilnet村的外汇储备是通过使货币持有者财富缩水的方式聚拢起来的,本质上对全部村民的负债。
法则5.2:这种外汇投资的盈亏不受任何法律、法规、公民的制约,因此内幕总让人瞠目结舌。
法则5.3:civilnet村的这种外汇政策是用本村村民的矿产资源、劳动力、环境恶化来补贴大山村。
法则5.4:大山村村民的高福利当然导致大山村委会的财政赤字以及债台高筑,但civilnet村对其村债的投资使其高福利政策得以延续。也就是civilnet村民的劳动力换来了大山村的高福利。
法则5.5:civilnet村的外汇储备是对全民的征税,只服务垄断利益集团。(故事完)
也许你的经历和civilnet村的村民们相似,也许你正经历着同样的愤懑和不快,也许正因为如此,gemfield设计出了一个概念:一小时的社会生存成本,简称1G币。简言之,1G币对应的财富就相当于在当前社会上“有尊严的”生存1小时所需要消耗的财富。这种统计和CPI极为相似(世界上有两种CPI,一种是CPI,一种是中国CPI,注意我这里指的是前一种CPI)。
下面就详细阐述了1G币的构成要素,主要项目如下:食物类、居住类、衣物类、交通类、医疗类、娱乐通信类。这些构成项目符合了衣食住行的传统,在统计上以可操作性和方便性为考虑。因为1G币(1小时社会生存成本)在统计上不方便,我们将统计范围延伸至一天(或者一月),然后平均到每小时。详细情况如下:
1G币 = 1GB = 1GB(食物类)+1GB(居住类)+1GB(衣物类)+1GB(交通类)+1GB(医疗类)+1GB(娱乐通信类)= 27.6428RMB/24 + 65.2575RMB/24 +4.3397RMB/24 + 55.3424RMB/24 + 9.7989RMB/24 + 20.3349RMB/24 = 7.6132RMB
这些数据的详细构成及来源来自GB官方网站:civilnet.cn/gb
总的来说,这些数据的得出并不必然表明一个具体的生存成本,也并不表明一小时生存成本究竟怎样在小数点后面4位波动着。G币的意义在于让人们知道,人民币表征的财富的翻番是表象,只有GB表征的财富的翻番才是一种真实,G币的意义更在于让人们知道,对于智力的投资永远是最有价值的投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以“谦卑”和“积极”并存的心态来生存下去,并成为具备基础科学能力+专业技术能力的优秀国民。专业技术用来提供优质的服务,获取财富回报;而基础科学则让你有能力在消费中更加细腻的感知这个文明——不论是政治文明还是科技文明。
文明的社会正在各种力量博弈中进化着,如果博弈失衡,大屠杀将不可避免。而现在,有的人在粉饰数据,G币则还原真实;有的人在莺歌燕舞,G币则曝光残酷。G币带着使命感的出现,正是想带给人们一种普世价值观:对自由和幸福的追求。你好,G币。

Java Interfaces 与抽象类

一个java接口指定了一组方法,任何实现该接口的类必须有。接口本身就是一种类型,它允许你用接口类型的方法参数的定义方法,然后将代码应用于实现接口的所有类。查看接口的一种方法是抽象类。然而,正如你将看到的,一个接口允许你做的不止一个抽象类能做的。接口是java接近实现多重继承的方法。java中不能有多个基类,但接口允许你实现类似多个基类的能力。

本章的第二个主要主题是内部类。内部类是简单的在另一个类中定义的类。因为内部类是类的本地包含它们,它们可以帮助使一个类自足允许您作出帮助班级内部班级。

 

抽象类总结规定

  • 1. 抽象类不能被实例化(初学者很容易犯的错),如果被实例化,就会报错,编译无法通过。只有抽象类的非抽象子类可以创建对象。
  • 2. 抽象类中不一定包含抽象方法,但是有抽象方法的类必定是抽象类。
  • 3. 抽象类中的抽象方法只是声明,不包含方法体,就是不给出方法的具体实现也就是方法的具体功能。
  • 4. 构造方法,类方法(用static修饰的方法)不能声明为抽象方法。
  • 5. 抽象类的子类必须给出抽象类中的抽象方法的具体实现,除非该子类也是抽象类。

 

(五)interface总结

1.接口以interface开始,并包含一组默认为是public的抽象方法,接口可以包含变量,默认为static final的,且必须给其初值,所以实

现类中不能重新定义,也不能改变其值;实现接口必须实现其中的所有方法,接口中不能有实现方法,所有的成员方法都是abstract的。
2.如果一个类没有实现任何接口方法,则它是抽象类,并且必须以关键字abstract声明该类;实现一个接口如同与编译器达成一个协议,

“我将声明该接口制定的所有方法”。

 

(六)小结
1.abstract class 在 Java 语言中表示的是一种继承关系,一个类只能使用一次继承关系。但是,一个类却可以实现多个interface。

2.在abstract class 中可以有自己的数据成员,也可以有非abstarct的成员方法,而在interface中,只能够有静态的不能被修改的数据

成员(也就是必须是static final的,不过在 interface中一般不定义数据成员),所有的成员方法都是abstract的。

3.abstract class和interface所反映出的设计理念不同。其实abstract class表示的是”is-a”关系,

interface表示的是”like-a”关系。
4.接口一般用于在抽象类中没有可供继承的默认实现时(即没有实例变量和默认方法实现)代替该类。

5.abstract class是另一种契约形式,是设计对实现的要求;而接口是服务器对客户端的要求。

6.abstract class是一个基类,不能被实例化;接口是个声明,每个对应接口的类都要实现方法。
7. 一个子类如果implements一个接口,就必须实现接口中的所有方法(不管是否需要);如果是继承一个抽象类,只需要实现需要的方法

即可,这是抽象类的一个优点

8. 如果一个接口中定义的方法名改变了,那么所有实现此接口的子类显然将无法通过编译,因为它们所实现的方法名已经不存在了,这是

接口的一个缺点;而抽象类中如果有个非抽象方法改了,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只是为子类添加了一个新的方法。
9. 看前面两点,似乎抽象类要比接口有着更多的优点,但它却有着一个难以弥补的缺点:就是一个子类只能有一个父类。A extends B 。

这样A就拥有了B的所有方法和功能,但当A还想拥有C的功能的时候。就不能通过 A extends C 来实现,而需要走一些弯路。目前系统架构

的趋势就是由针对抽象(借口,抽象类)而不是具体编程,并且将功能尽可能的细分。这就需要通过实现多个接口的方式来实现,显然,抽

象类无法提供这样的功能。从系统重构的角度来说,一个具体类抽象出接口是十分方便的。只需要写一个接口,里面定义具体类的所有方法,

然后在为这个具体类implement这个接口就可以了。而抽象类就要复杂的多,比如说 B extends A , C extends B 如果想要为c抽象出一个抽象

类D的话,就需要找到它的最顶层A来从头做起,因为无法做到C extends D